媒体报道

长三角特色产业带“抱团出海”跨境电商部分遇合规、成本两难

长三角特色产业带“抱团出海”跨境电商部分遇合规、成本两难

  从常州火车站一路行驶进武进区,街边鳞次栉比的高楼逐渐变为低矮而广阔的厂房,行道树边的人影也变得稀少,只见得卡车迅速驶过。

  走入这些厂房内,机器正在高速运转,其生产出来的新能源零部件正在准备通过跨境电商平台销往全球。这些企业虽规模各异,但全部被一条产业链所串起,而千百条相似的产业链也正在托举起长三角乃至全国地区的外贸大市场。

  今年前三季度,长三角龙头城市上海市进出口总值创历史同期新高,达3.17万亿元人民币,位列全国第一。9月份,上海进出口3744.7亿元,为近12个月以来最高值,虽受去年同期较高基数影响同比下降4%,但环比增长8%。

  在方面,今年上半年,上海进出口实现1419.6亿元,同比增长84.0%。与此同时,从市场看,上海市跨境电商进口来源地达到174个国别和地区,出口国家和地区达到226个。出口商品已超过海关商品类目的三分之二,真正实现了“买全球、卖全球”。

  在业内专家看来,伴随着“跨境产业带”、“代工品牌化”等跨境新趋势的出现,我国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的跨境电商产业正在迎来广阔的发展空间。这背后一方面由于当前中国面临着海量的海外市场,中国外贸的渗透率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另一方面。虽然中国卖家面临着一些制造成本更低的经济体的竞争,但中国产业链的优势已不仅仅是成本低。此外,对于技术型行业来说,长三角的产业带,库存、海运同样拥有着绝对的优势。

  但与此同时,中国卖家在出海过程中仍然面临着合规、政策等方面的挑战。这为长三角乃至全国跨境电商的提出了进一步发展的要求。

  跨境电商也正在成为我国外贸新常态发展下的新动能。日前,海关总署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初步测算,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7万亿元,增长14.4%。其中,出口1.3万亿元,增长17.7%;进口0.4万亿元,增长5.3%。

  而前三季度我国进出口总值30.8万亿元,同比微降0.2%。其中,出口17.6万亿元,同比增长0.6%,进口13.2万亿元,同比下降1.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B2C模式逐渐成熟的背景下,“跨境电商+产业带”发展模式的B2B业务也正在成为新的增长点,长三角各地也正在发力开拓跨境电商市场,跨境电商“生态区”正在逐步完善。

  今年6月,2023第二届长三角跨境电商行业发展峰会暨长三角跨境电商交易会开幕,长三角城市与知名平台和企业协同发力,雄安-无锡两地跨境电商综试区联动发展合作项目、产业带跨境B2B品牌出海战略合作、江苏“单一窗口”和无锡跨境综试区国际贸易数字化合作等14个重点项目集中签约。

  10月25日,南京江宁跨境电商高质量发展大会举办,会上长三角跨境电商创新发展中心联动各重要园区和跨境电商生态服务商,共同启动长三角跨境电商生态服务联盟。

  随后的10月30日,《江苏省推进跨境电商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3—2025年)》公布,提出力争到2025年,打造跨境电商特色产业带30个以上,建设跨境电商产业园120个以上,培育行业领先、国际竞争力较强的跨境电商企业600家以上,重点培育公共海外仓100个以上,重点培育发展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跨境电商出口品牌100个以上。

  而据当地媒体报道,近年来,江苏南通创新性协同推进“跨境电商+产业带”发展,2022年实现跨境电商进出口额18亿元,同比增长60%。

  亚马逊中国副总裁、全球开店亚太区企业购负责人杨钧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中国的跨境电商产业带拥有三个特征。首先是部分产业带本身拥有很强的传统制造能力,针对这类产业带,平台会帮助里面的企业加速向数字化转型,帮助他们尽快了解跨境电商,通过跨境电商直接与海外消费者接触。

  其次则是具有很强的产品创新能力产业带企业。“他们可以依靠生产制造基础,不停推出新产品。这类产业带企业可以一方面利用大数据,一方面利用自己的柔性生产能力,加速产品创新。”杨钧说。

  最后,杨钧指出,在上述的基础上,如何将产业带的全数字化、全周期转型做得更好,以及如何让产品创新的速度更快,更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等,正在成为业内建设跨境电商产业带中所发力的方向。

  杨钧举例称,如何将生产制造设备智能化来实现更加灵活的生产,以做到用户需求大的时候,可以生产更多的产品,而用户有新的需求出来时,也可以用少量产品进行测试,也是决定各地跨境电商产业带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在产业带之外,我国的跨境电商卖家也在悄然走向“品牌化”,尤其是长三角诸多跨境电商企业正在朝这一方向发力。而在这背后,是诸多新技术的不断使用。

  “我在创立公司初的时候进行了行业调研,结果令人瞠目结舌——很多年产值几个亿的工厂,整个公司只有一个技术员。他们非常自豪的告诉我,整个展厅一千多个SKU是他一个人设计的,可想而知这些产品背后的性能、功能都是比较弱的。”一家宠物跨境电商品牌创始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全球90%—95%的宠物产品都是由中国的工厂提供,但这些工厂并没有研发能力,因此进一步的品牌化则无从谈起。

  在杨钧看来,中国卖家在由代工转向品牌化的过程中有两大好处:一方面会对别人的依赖性大幅降低;另一方面,品牌化发展可以让卖家有足够利润来搭建自己的竞争壁垒,以此来掌握主动性。

  而卖家在走向品牌化的过程中,杨钧表示,其要格外注意在所选择的目标市场中的本土化建设。“我们中国品牌在出海过程中的竞争对手很多都是当地原生品牌,中国出海企业涉及的领域早就超越了传统外贸中加工制造类的产品,反而很多都是高价值的,在价值链上做深耕的品牌,他们面对的就不仅仅是跨境企业了,而是当地的品牌们。”

  因此,很多中国出海企业在品牌本土化过程中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团队和人效要升级。“很多中国企业不再像以前一样了,全部在国内,他们的团队已经遍布美国、在欧洲、在东南亚甚至在中东、南美。因此他们在人才招募和培养上已经本地化了。”杨钧说。

  中国跨境电商卖家在海外市场“攻城略地”的同时,也在遭遇着不同文化背景与政策环境所带来的种种经营上的挑战。

  自2021年4月底以来,中国卖家开始遭遇封号潮,约有600个中国品牌和3000个卖家账号被封。亚马逊给出的理由是商家存在违规操作,包括“操纵评论”“刷单”和“违规账号关联”等。这无疑为中国出海品牌敲响了合规的警钟。

  主营产品为电摩、总部在江苏常州的小牛电动在走向东南亚市场的过程中,就遭遇到了政策差异带来的独特市场变化。

  CEO李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在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市场正在面临着相关补贴政策以及技术要求对定价带来的影响,“印度尼西亚的补贴政策本来是面向低收入人群的,但最近其补贴范围发生变化,从低收入人群扩展到普遍人群,同时由于相关法律要求,我们在东南亚不能用价格相对低廉的铅酸电池,因此,我们在印度尼西亚的定价策略也要随之发生变化。”

  而东南亚中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的泰国,则要求海外厂商在本国销售的产品要实现大规模的本地化,其本地化率标准在50%左右。换言之,如果将的终端产品产值全部罗列出来的话,其需要一半左右的产品需要在当地采购,而不能全部从中国运输过去,仅在当地进行组装。

  “自2020年起,清洁行业中某些品类的供应商纷纷迁移至东南亚,在那里已经生产三年,但是惊奇的是,这三年来他们的出厂价还是无法做到和国内一样低廉,反而会更高。”宁波英南进出口有限公司销售经理李莹对记者表示,这背后最核心的原因在于,东南亚区域的供应链配套程度无法做到像国内这样完善,因此反而增添了许多运输成本。

  “我们发现有些友商设厂之后,不仅回报周期非常长,同时没有办法看到利润的上涨。所谓的去东南亚可以降本,一方面是夸大其词,另一方面大家都太乐观的认为生产这件事情很简单。他们没有配套设施。当前很多中国企业都是把原材料或者半成品运到东南亚进行包装,这其中存在着大量的路费、管理成本损耗。”李莹说道。

  对此,亚马逊中国副总裁、亚马逊全球开店亚太区产品及卖家教育负责人彭嘉屺建议称,中国卖家可以在欧美、日本、东南亚等市场外,继续开拓新的市场。“这背后一方面是由于国际经济的不稳定性。做好全球布局是一个平衡风险的策略;其次是新兴市场有很高的增量。未来5年,全球零售电商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会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其实这个两位数的增长,分不同的国家来看,南美、中东等新兴市场的增速是保持两位数甚至三位数的。有着更大的潜力。”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出海企业应积极了解目标国家的法律法规,与当地合作伙伴合作,注册当地公司,重视知识产权保护,了解当地消费者需求,遵守税收法规,保持良好企业形象,培训员工,以及建立应急响应机制。这样可以有效规避相关政策风险,降低合规问题带来的影响。

  崔丽丽表示,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与当地合作伙伴合作等举措可能要求比较高,但建议要重视市场目标国家或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因为现在地缘政治因素在变化,政策往往是决定生死的。不要盲目,不要轻视,要在决策之前做更多的功课或者寻求当地的合作关系。

CONTACT US

Contact: 2023澳门开奖历史记录

Phone: 400-12345-67890

Tel:

E-mail:

Add: